首页 文化频道 国内文化播报 正文

《四大名捕大结局》导演陈嘉上:"我水平不高,我摆地摊,但我有我的观众"

字号: 2014-09-02 12:19 来源:电影界 我要评论(0)

 

“我喜欢冒险”,几乎每一次采访陈嘉上,他都会流露出类似的“赌徒”心态。从2008年的《画皮》开始正式北上,到如今的2014年,《四大名捕大结局》是他执导的第五部合拍片。六年时间,在内地电影市场这盘赌局上,他赢了面儿上的票房,近8亿。相对的是,他作为导演的信誉度,某种程度上输得精光。

《四大名捕》系列拍了4年,陈嘉上也就这么被人骂了四年。常年穿梭于香港和内地,54岁的他,头发花白,普通话已经说得不错,与内地汹涌的资本也多有接轨,给新人做监制,为香港导演谋划市场,寻找内地题材和技术上的盲点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堆在桌前的项目多到分身乏术”。

但观众对陈嘉上眼里的“开拓”和“心血”并不买账。“烂片导演”的名头,就像他来往两地常年背着的双肩包一样,有些沉重,压着他已经不再年轻的瘦小身躯。

陈嘉上的名字,是1990年代录像厅影迷们不可忽略的香港导演。早年,他以道具师起家,跟大多数非科班出身的香港导演一样,是成长于邵氏片场的一代人。虽然如今的他,总说自己接不了内地地气,但早年他也创作过《吴三桂与陈圆圆》《小男人周记》等受到都市人好评的上班族喜剧。

1990年代,他与周星驰合作《逃学威龙》,《武状元苏乞儿》,与刘德华合作了《天地雄心》,与李连杰合作了《中南海保镖》和《精武英雄》,与成龙合作了《霹雳火》,是当时最具票房价值的电影导演之一。他与徒弟林超贤联合执导的《野兽刑警》还夺得了1999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。

这些往事,有些久远,当年曾有过的辉煌,对照今日的处境,也更耐心寻味。北上创作的陈嘉上,在很多人眼里,是自废武功。《画皮》、《画壁》和《四大名捕》系列所受到的抨击和恶评,就像一场鹅毛大雪,一夜之间,覆盖了他早年一步步积累的观众基础。

如今多拍大制作的陈嘉上,在后辈导演看来,赚的风生水起。但他叹口气,对记者说:“拍大制作好难,要放弃很多,有些事情要学。电影大了,你就要想方法往回收,压力就大了。”问他,拍电影这么多年,有没有一部电影曾是创作上最享受的时刻。他摆摆手,不愿再提,“我最享受的,不是我拍的投资最大的电影。”

《四大名捕》系列,让陈嘉上在很多观众心目中,坐实了“烂片导演”的名头,以至于当第三部新片上映时,虽然目前已经达到1.37亿的票房,但他要面对的最频繁的质疑却是——口碑这么差,有什么必要拍三部曲?很讽刺。

“我想到那些评论,睡不着觉,压力很大”,这是一年前,《四大名捕2》上映的时候,作为导演的陈嘉上的心结。如今,时隔一年,《四大名捕》迎来终章,问他,现在这种评论还会让他产生压力吗?他点头默认,继而追加一句,“还是希望把钱赚回来,让老板觉得他的钱没有花光。”

“只要不赔本就继续”,这是陈嘉上的生存哲学,像大多数香港导演——务实。

在《四大名捕大结局》的发布会上,陈嘉上说:“你们心中所谓的烂片,跟我想的不一样,可能你觉得烂,但是我玩命做出来的,我的心血。”

话说得铿锵有力,但面对记者的陈嘉上,偶然间也会面露无奈,他说,这4年,不只是他自己,连他的团队也经常会被人骂,“他们被人质疑,为什么要跟一个烂片导演混在一起。”

《四大名捕》之后,陈嘉上向时光网记者透露,他将执导金庸武侠名著《射雕英雄传》,并且已经开始创作剧本。依然是挑战经典,几乎可以想见那些“万箭穿心”的评论。

对此,陈嘉上常用“摆地摊的”来形容自己。他坦言自己水平确实不高,但他也庆幸“我有我的观众”。

显而易见,他的观众正用票房,为他延续着拍摄一部又一部电影的可能性。而那些他的“刽子手”,那些口诛笔伐,也从某种意义上助推了他的票房,这也是中国电影市场上,一个独具特色的,吊诡的现象。

▌颠覆后的“危机 ▌

“你说武侠片不是这样拍的?我不同意”

 

▌颠覆后的“危机”

“你说武侠片不是这样拍的?我不同意”

时光网:《四大名捕》系列拍完了,前两部有个共性就是,票房很好,但口碑不太理想,你现在回过头来看,觉得是哪里出了问题?

陈嘉上:我一直在看他们(观众)骂什么,我很在意他们骂什么,主要批评我颠覆了《四大名捕》本来的故事。这没有办法,确定要做就做了,人家不同意这个事情也没有办法。然后说武侠片不是这样的,我只能说武侠片什么样子都可以,我们没有一个标准的武侠片的答案。

你说武侠片不是这样拍的?我不同意。武侠片可以这样拍,还可以奇怪的方法去拍,哪怕你想的出来你都可以。主要是能否拍下去,有没有观众买单。我是幸运的,我有观众买单。你不满意完全可以的,你不喜欢,我不可能强迫你喜欢,可请你理解有喜欢我的人,而且他们足够让我走下去,我谢谢他们。

时光网:虽然有支持你的人,但看到自己辛苦拍出来的作品被人骂,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?

陈嘉上:我不可能告诉你我非常开心,不可能的,每次看见(那些评论)我都郁闷,可是我细心地看,我发现不满意跟文化有关系,我们中国小孩或者青年被训练找标准答案,我只能说是文化现象。有人找到其他角度,你可能不喜欢这个角度,可以,可是有人这样干,跟你何关?很多人觉得我不懂,拍了经典天塌下来了。天没有塌下来了,《四大名捕》这个小说还是经典,改变不了。

▌山寨好莱坞的魔幻武侠?▌

“被学走的,必须带回来,带回来的时候别骂山寨”

 

▌山寨好莱坞的魔幻武侠?

“被学走的,必须带回来,带回来的时候别骂山寨”

时光网:可能有个认识上的误差,就是你觉得自己在创新,但观众觉得《四大名捕》系列山寨了好莱坞很多超级英雄电影?

陈嘉上:我对这个事情我常告诉他们,你们说的山寨,你知道拍超级英雄电影的人是谁呢?就是香港的武术导演。其实你看到好莱坞利用了香港古老的武侠片元素,来拍他们的超级英雄片。我不怪大家,看一下吧,港片才是这种拍法的老祖宗。

时光网:香港武侠片的一些东西被好莱坞超级英雄片拿去用,却比我们出色,是不是有点讽刺?

陈嘉上:我们中国人的缺点就是这样,自己的东西,在人家手里头弄得很好,人家比我们健康,人家比我们加的更多,比我们的科技更好。学走的,必须带回来,带回来的时候别骂山寨,就是这样。

时光网:你拍《四大名捕》系列赋予它一个魔幻武侠的新包装,你是觉得老的武侠片没有什么玩头了?

陈嘉上:不会,没有这样子,所有的东西都有各种可能性,所有的事情都是调料味而已。有一阵子喜剧片狂热,有一阵子大家对武侠(狂热),潮流而已。我还记得拍《精武英雄》时,当时最流行飞天,相对比较夸张的舞蹈,我跟袁和平导演回到最真实的一面。当时(《精武英雄》的打法)非常不流行,但观众反而觉得这个非常好看。我从来不会说,有些事情没有玩头,我会说太流行的事情没玩头,太流行的事情我就不干了,你们去吧,我反而更感兴趣其它可能性。

时光网:但你现在玩的魔幻题材也是个流行的题材。

陈嘉上:魔幻题材有很多玩的方法,我一直觉得我们魔幻题材在说但没有人做。我们有多魔幻?我们的水平有多高?我们是碰到魔幻的边角而已,还有很多事情我们要学。不是说用一个电脑特效就是魔幻了。对不起,我们的电脑魔幻还没有进门槛,我们很多特效的能力很低。我们在这个部分还没有做好,一定要努力到一个位置,我们才能停。

▌拍《四大名捕》系列纯粹圈钱?

“我作为我这个级别的导演,片酬是最低的” 

时光网:前两部《四大名捕》票房近4亿,坊间有个说法是,头两部的票房已经赚回了三部曲的成本,是这样吗?

陈嘉上:还没有,你必须理解导演面对的压力。比如说两亿票房,我们电影拿回四成已经非常好了,你要分给戏院,然后这四成还要加上你的版权各种事情,才能回收你的钱。没有五到六亿,还是很危险的事情。你想一下,你用六千万拍一个戏,没三亿就死定了,两亿是大概拉平的角度。其实我们知道在冒险,可是你得冒,你得要做。大家觉得导演这么厉害,我要拍什么,继续拍什么(都行),其实你赔几部,就没有陈嘉上了,我很清楚这个现实。所以我说,我还在,你们要是不明白就告诉你,我还有观众。

时光网:还有一些说法,说你拍《四大名捕》这套戏,就是圈钱,面对这种误解你会愤怒吗?

陈嘉上:很简单,我赚到什么钱呢?拍《四大名捕》,包括我自己的钱都拿出来了,不光是我,我的团队,小珍(联合导演:秦小珍),他们几个人拿钱出来投进去,不是投资,是去顶,要把它完成。我不好意思再跟光线再拿钱,已经败到这个地步。说我们圈钱?找一些实际的证据出来,不可能嘛。简单来说,作为我这个级别的导演,我的片酬从来都是最低的。原因简单,我拍这个戏大家都不看好,行内都很奇怪,看我拍一些他们不觉得够卡司的,题材也奇怪。过去十年我一直干这个事情,我不可能高,片酬相对比较低,才能吸引投资者。

 

▌“万箭穿心”的恶评

“我水平确实不高,我摆地摊,但我有我的观众”

时光网:虽然说我们一直在发展电影技术,包括你也说,你是一个特效人,一直致力于探索新的领域,但是观众归根到底要看故事。

陈嘉上:票房给你很好的答案,所有导演都在冒险,观众进戏院的感受怎么样,他第二次会不会回来。我常说,做我们这一行的导演们,是一个长期的事情。有些导演说拍很好的戏,可是票房不好,太惨了。别担忧,要是你真好,观众真买单的话,即使这个戏票房不好,但回去看了DVD或在其它渠道看了,下一次他会再来,会(补偿)给你的。很多导演下一部戏不一定比第一部好,但票房却比第一部好,这种事情屡试不爽。相反地,你要是拍的很差,来了很多观众,你就很惨,他们会觉得被骗了。所以你要是骗人家太重了,之后别人一看你的名字,就不看。其实我们导演都要面对这些,有些观众说,我看过你的戏,永远不看了,也可以。可是请他们理解,有些人一直在看。

时光网:你只要得到你自己的观众?

陈嘉上:是,做一个商业导演,我没有要全世界,我只想说有人挺着我,继续让我走冒险的路。

时光网:上世纪九十年代,你拍了《武状元苏乞儿》,从今天的角度来看,那个片也是对传统武侠片的颠覆,加入了很多无厘头的元素,也是一个创新。那部片当时在香港票房3700多万,口碑也很好。为什么同样是创新,现在却行不通了?

陈嘉上:我就说文化很不一样,文化非常不一样。

时光网:但是观众是一样的。

陈嘉上:其实观众改变了太多了。

时光网:观众会变得越来越保守吗?

陈嘉上:他没有保守,他们觉得自己是消费者,他们发言的欲望很高,期待人家生产的东西要满足他们。过去的人会想,大家会喜欢这些东西,要是不满足我,我就不出声。现在则是,只要不满足他,他就要发声。现在(电影)类型越来越多,这些类型不可能每一个你都喜欢,你就要接受有人喜欢那一种。我现在看见我们的整个环境,包括影评,确实没有改,可是市场已经改了,观众已经改了。我一直在说,很多人按照过去的电影评价去看《小时代》,甚至说《后会无期》水平不高。可是你要理解,确实有这么一个大的群体爱看这些水平不高的作品,你不能因此就骂走他们,这是社会,这就是包容,这就是文化。就像我一直说,我是“摆地摊”的一样,我水平确实不高,我摆地摊,但我有我的观众,就这样而已。

Tags:四大名捕 摆地摊 导演 观众 结局

责任编辑:SC007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
今日热点

    四川首发网络文化产业发展报告 全省网民已达2229万
    首届四川暨成都网络文化嘉年华今天在成都盛大启动。在启动仪式上 [详情]
    华意竞购西班牙压缩机资产
    华意压缩(000404,股吧)近日公告,西班牙巴塞罗那第三商业法院正 [详情]